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竞技陪练精神陪练

2018-08-07 16:25:57

本报黄心豪 冼东妹,雅典、北京两届奥运会女子柔道52公斤级冠军,中国第一位卫冕奥运柔道冠军,中国第一位“妈妈级”奥运冠军,其“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精神、“刻苦训练、迎难而上”的训练精神、“不畏强手、顽强拼搏”的比赛精神构成的“东妹精神”值得国人津津乐道。除了自身实力强大、顽强拼搏精神、坚强的意志品质外,当然也离不开背后默默支持她的“陪练”。事实上,冼东妹并没有专职陪练,但有两个人不得不提,一个是丈夫刘波,另一个是她备战北京奥运会前的重要陪练罗海。

丈夫刘波是我的“精神陪练”

冼东妹北京奥运会夺冠后,《冼东妹把陪练“摔”成老公》等见诸报端。事实上,冼东妹认为这些报道并不太属实,因为丈夫刘波并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陪练。“刘波他是86公斤级的,我是52公斤级,体重相差30多公斤,怎么可能当我陪练,他的体重大、力量大,就算我技术好,高大的他在我面前,我想摔倒他,根本不可能。”冼东妹说。

然而,对冼东妹而言,刘波不是陪练胜似陪练。刘波曾是中国男柔的队员和教练,1998年,他和冼东妹在国家队相识相恋。2004年雅典奥运会,两人最终走向婚姻殿堂。2007年1月,两人有了“结晶”——“智慧佳人”女儿刘佳慧。当时百年难遇的盛事——北京奥运会临近,这对一向勇攀高峰的冼东妹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冼东妹当时也很犹豫,自己复出就意味着女儿和刘波就要做出牺牲。

“你的身体受得了吗?你如果决定了,家里的事你就放心好了。我会把一切照顾好。”刘波不仅解除了东妹的后顾之忧,而且还充当了东妹私人“陪练”的角色。刘波柔道知识比东妹丰富,技术也很强,尽管体重与她相当悬殊,但能够给予东妹很多专业上的指导和帮助,有时刘波也研究对手的技术、动作、力量等特点,与东妹交流和分析。

“刘波虽然不是我的陪练,但他给我精神上的支持是巨大的。”现为广东省重竞技中心党委副书记的冼东妹,在办公室里谈到刘波,脸上依然洋溢着幸福之情贴机器

陪练罗海:她是我们心中的“神”

运动员出身的冼东妹,尽管作为广东省重竞技中心领导,但她不时会到队里,与队员和教练沟通与交流。11月28日,冼东妹到了柔道训练馆,队员们正大汗淋漓地进行训练。训练后,冼东妹叫了一名队员接受本报的采访,他叫罗海,是北京奥运会前冼东妹真正意义上的陪练。

罗海1983年出生于湖南湘潭,从小好动,曾上过武校练武术后转练柔道,2001年,不到18岁的他便来到广东省男柔队。他运动生涯成绩并不显著,最好成绩是2007年全国城运会男子柔道60公斤级冠军。但他的水平始终在国内前8之列,也曾入选过国家队。2008年6月至8月,他担任了冼东妹北京奥运会前两个月的陪练“角色”。

“我跟冼东妹都在广东队,彼此技战术特点比较了解,她是52公斤级的,我是男子所有级别中是最轻量级的60公斤级,在她拿到奥运席位后,国家女柔对重点队员进行男陪女练,所以我就成为她的陪练。”罗海说,男选手跟女选手在技术打法、力量上还不太一样,但他会按照队里和冼东妹所布置的要求尽量做好陪练的角色。通过打实战,重点是帮助东妹恢复体能,增强对抗能力和防守能力,提高应变能力等等。他还模仿过朝鲜选手安琴爱“背负头”的技战术特点,与冼东妹在训练实战过,后来冼东妹奥运决赛中击败的对手正是安琴爱。

事实上,在当时广东队,冼东妹既是领队、教练又是队员,在罗海面前是“领导”,罗海在陪练过程中是否会有所影响呢?冼东妹说,她和罗海都没考虑那么多,都是认真训练。“罗海做得很好钢筋切断机
,在国家队有他做陪练,我的技术和体能都得到增强,也为我北京奥运会再次夺冠增强了信心。”

而在罗海看来,陪练的过程对自己也是学习的过程。冼东妹给他的影响,不仅仅是柔道技术方面的,更是精神和意志品质方面。“对我们柔道队来说,冼东妹就是我们心中的一座‘神’。

冼东妹北京奥运会夺冠,“看东妹的决赛,我们都很紧张,估计比她比赛还紧张,她的每个动作,我们在看电视的时候也在跟着做动作。”罗海说,当冼东妹夺冠的一瞬间以及颁奖仪式五星红旗升起,奏响国歌时,他非常激动、兴奋和自豪,流下了眼泪。这眼泪,是令人振奋的,其中有着无法形容的国家荣誉感。奥运金牌的背后,也有他的努力付出。

在罗海眼里,不是所有运动员都甘愿一直当陪练,但为了国家、组织和队伍的需要,他们也会努力做好陪练这一角色。“如果我不是体育金字塔尖的人,那我就是塔下面托举的运动员。我愿意作出我的努力和付出,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罗智说。

年过三十岁的罗海也行将退役,但他对柔道依旧恋恋不舍。对于柔道,他付出了很多,他心里比较愧疚的是与他拍拖8年的女友杨庆。曾是广东女子跆拳道队队员的杨庆退役后在中山市东凤镇的一家小学“代课”体育教师,罗海与她分居两地,相聚甚少但感情很深。

“不管未来如何,我们都会积极面对自己的人生。”罗海最后说。

冼东妹:陪练让我更强大

事实上,冼东妹在“功成名就”之前,就曾做过陪练。1989年刚到广东省体校时,冼东妹刚开始练的是摔跤,后又转练柔道。在训练场上,冼东妹就成为一个“好战”、“好斗”、“不认输”的战士。冼东妹刚到柔道队时,队中的同门师姐陈英姑是当时全国女子柔道52公斤级最优秀的运动员之一,曾获得1987年六运会冠军,还代表中国在国际赛场争金夺银。冼东妹当时就是陈英姑的陪练,队里就数陈英姑技术最好,把东妹摔得最痛。

冼东妹可以输比赛,但从没输过精神,总是主动找陈英姑对垒。这种永不言败、从不服输的精神,使她不仅进步神速,而且很快就在柔道场上崭露头角。自1991年起,广东柔道队就进入了冼东妹时代,只要派她出赛就稳拿奖牌。

“陪练生涯让我终身难忘,因为陪练能让我变得更强大。”回首20余年前的陪练生涯耐高温套管
,冼东妹最后感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